紐約時報》臺籍女攝影師鏡頭下:流離失所的紐約中國新移民 (圖16張)

紐約時報》臺籍女攝影師鏡頭下:流離失所的紐約中國新移民 (圖16張)

曼哈頓的貧困房客被政府趕出了家門,因為他們的寓所被認為存在安全隱患。

寶維瑞81號(81 Bowery)四層的居住條件很差,而且空間狹小:幾十個人擠在各自的小隔間裡,共用一個衛生間。他們大多是從中國來的新移民,年齡從19到88歲不等。但是,對於那些既沒錢、又無處落腳的人來說,比如52歲的建築工人朱本金(音譯),這些壁櫥大小的隔間便是家了。

然而,這裡的生活被打亂了,3月7日那天,一些城市官員突然到來,他們拆掉了房門,下令人們離開這裡。市政府在關閉該層宿舍時稱其違反安全規定,以前政府也曾這樣做過。

1/16 夏天炎熱的天氣裡,居民就睡在火災緊急通道里。

這次突襲讓這裡的居民感到迷茫並開始到處尋找可去之處,他們中有餐廳服務員、打零工的人、洗衣店工人和一個需要做透析的退休男子。

朱本金說,“我沒有地方可去。我能住在地鐵裡嗎?”他和其他人一樣,支付這裡每月200美元的房租。

對其他人來說,這次被驅逐不只是失去了一個睡覺的地方。一些人在這層樓裡已住了30年了,在他們的眼裡,這裡有一個親密的社群,鄰居幫別人做飯,他們之間相互借錢,還一起看京劇。

2/16 這裡幾乎沒有隱私,白天和晚上都能聽到電視機的聲音、聊天聲、咳嗽聲、打鼾聲和其他聲音。很多居民選擇睡在掛簾子的底層床鋪,這樣能擋住亮光。

62歲的陳秀康(音譯)在一家中餐館當廚師,他說,“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互相幫助,互相依賴。”

市政府已給那些能證明自己是合法在此居住的人提供了臨時住所。而那些沒有檔案證明的人則仍在尋找落腳點,目前只能是給親戚和朋友增加負擔了。

62歲的江金榮(音譯)曾在餐館工作,現已退休,他說,“我們從沒想到會有這種情況。這裡是美國,他們就這樣把你趕走時,我們能怎麼辦?我們只能希望他們會早點讓我們回來。”

3/16 在被驅趕之後不久,朱本金就和其他租戶一起來到中國城租戶聯合會開的緊急會議上。中國城租戶聯合會是反對亞裔暴力委員會(Committee Against Anti-Asian Violence)的一個分支機構。

紐約攝影師凌安妮(Annie Ling音譯),出生於臺灣台北,她從2009年開始拍攝居住在寶維瑞81號的人。凌安妮關注中國城裡移民面臨的問題,她稱自己的經歷讓她認識到這個社群是多麼重要,但又是多麼不穩定。她在中國城的暫居所曾在2008年燒燬,有一年時間她居無定處。她的首次大型個人攝影展將於今年晚些時候在美國華人博物館(Museum of Chinese in America)開幕,其中將包括在寶維瑞81號拍攝的作品。

4/16 政府查封了公寓後,王普泰(音譯)走下樓梯。他是這棟樓裡最老的住戶,已經在這裡住了20多年。

5/16 朱本金在這裡已經租住了12年多。

6/16 在被下令離開之後,陳音真(音譯)幫助她的母親楊淑嫻去中國城的租戶聯合會(Tenants Union)。史蒂芬·劉(Stephen Liu),右,再從上海來到美國後曾在這個宿舍住過幾個月。史蒂芬·劉在美國沒有親人,她來這裡只是為了找工作,生活得更好

7/16 被驅趕之前,一個新到移民在自己的隔間裡,旁邊是她所有的物品。

8/16 這裡的鄰居相互為對方煮飯、一起看卡帶裡播放的京劇,炎夏裡一起看車來車往。

9/16 寶維瑞一直是曼哈頓住宿最便宜的地方,每月租金從100美元到200美元。有35名中國移民住在四層上下兩層被隔成小隔間的地方,這裡沒有屋頂,幾乎和床墊一樣寬。

10/16 在門被鎖上之前,住戶匆忙地收拾自己的物品。

11/16 在被驅趕很久之前的楊淑嫻(Yang Sook Xien,音譯)。她幾乎沒有離開過寶維瑞81號

12/16 週末租戶被安置在有紅十字會組織的臨時居住地。

13/16 租戶被驅趕之前,黃昏中的寶維瑞81號

14/16 朱本金(音譯)在一個隔間裡做飯。寶維瑞81號雖然擁擠喧鬧,但住在這裡的人們卻緊密團結。

15/16 3月7日被驅趕之後,曼哈頓寶維瑞81號的一個租戶和妻子與其他人一起登上紅十字會提供的大巴去去往範德比爾特基督教青年會旅店。

16/16 住戶被要求在晚上9點前搬走。官員稱關閉該樓層是因為其違反了安全規定。

參考來源

趕快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看吧!

追踪我們,獲得第一手資訊

Back to Top